导航菜单

微信工作群“说错话”有多惨?看看这位大兄弟!

微信工作组“说错了”有多糟糕?看看这个大哥哥!

我认为这是微信工作组的几句话,但该公司起诉经济和声誉损失共计46万元。

8月16日,江汉得到了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知道他在获胜后获得了一丝安慰。

微信是人们日常交流的社交平台。许多雇主通过建立工作组来使用微信进行工作交流。但是,由于微信中的公共和私人混淆,经常发生劳资纠纷事件。

记者发现,员工并未将微信视为公开场合,发表负面评论,而且公司没有采用微信集团管理方法,并且经过多次不良后果处罚过度。

该集团表示“真相”已被索赔46万元人民币

江汉是大连一所驾驶学校的教练,并于2014年工作。为了方便学生接触,江汉成立了“姜车友会”微信群,共有38名成员。

今年3月,一名学生说他没有时间继续练习这辆车。他不想学习并询问他是否可以退还这笔费用。以前,由于驾驶学校系统的改革,学员不能训练大约一个星期。考虑到受训者只训练了两次,江汉认为他应该退还费用,他问驾驶学校领导,并在得到领导的同意后,江汉在车友会的微信群中发了一条消息:“驾驶学校有一个无法签署的协议。上面写的“个人原因”,但这是推动学校重组的原因,全额退款。“

江汉向记者解释说,签署本协议意味着受训人员承认他们因个人原因申请退款,因此无法获得所有退款,因此他们想提醒学生。出乎意料的是,这个提醒导致超过300名学生要求退款。驾驶学校起诉江汉解除《经营合作合同》,赔偿经济损失26万元,声誉损失20万元。

江汉在收到法院传票时非常惊讶。他认为其他学生需要退款,学校应按照诚实,守信,公平的原则签订合同,与自己无关。驾驶学校主张,由于江汉是公司员工,他应该遵守驾驶学校的规章制度。他对微信集团的评论不利于公司的业务形象,并造成了不良后果。他应该被解雇并赔偿驾驶学校的损失。

庭审后,法院认为江汉没有发表煽动性言论,导致没有证据支持驾校失去。关于超过300名学生的退款,他们因自己的原因退学,并与学校就学费达成协议。它不能证明退款与江汉的讲话存在因果关系,也不能支持赔偿要求。

“作出虚假陈述并造成不良后果的员工应承担法律责任,情节较轻的员工不应受到严厉惩罚,甚至不应被解雇。”审判此案的沉阳法官郑宏说。

郑宏告诉记者,他的工作中遇到了很多解雇“微信组”的案件。

例如,一名工作人员在喝醉后抱怨工作组中的一些投诉,并被同事和客户看到。该公司认为它损害了公司的形象和声誉,并且驳回它是一个严重的违规行为。 B员工在公司的同事微信集团发表了演讲。人事主管不满意。该公司以“减少人事主管的社会评价”为理由,以精神损害赔偿并予以驳回; C员工在工作组中发布了不雅视频,并被公司终止,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

郑宏说,在微信群体的工作纠纷审判过程中,只能通过员工的发言才能造成严重的后果吗?在后果之后,他们应该受到惩罚还是直接被解雇?员工的私人演讲能否成为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证据?这需要进一步判断。

拥有最终发言权的“私人话语”或“公开声明”

记者随机采访了28名员工,每名员工都有多个工作组。他们都认为微信群体是一种“私人”社交工具。只有一定范围的人知道,而不是公开,“私人话语”不应被视为企业的“公开声明”。

但是,大多数公司都没有这样看待它。 “你在整个单位面前说话,如果你的行为不当,你不会让公司管理吗?”辽宁一家建筑公司人事部工作人员孟凤琴质疑。

互联网集团创建者和管理者应当按照法律法规,用户协议和平台惯例履行集团管理职责,规范集团网络行为和信息发布,构建文明有序的网络集团空间。孟凤琴认为,工作组是企业工作的一部分,团队必须坚持“团体规则”。否则,团体所有者可以惩罚,惩罚自然是集团所有者的业务。

一些员工因不当“不满”而被解雇,法院认为该公司不构成非法移民。

信息。在老板了解之后,他以他的谣言严重违反公司的规章制度为理由而解雇了他。经过裁决和两次审判后,法院的最终判决不构成非法释放,不需要赔偿。法院认定他的做法违反了公司的声誉。

互联网是免费有序的

“避免不当,先制定规则。”辽宁青松律师事务所律师王金海表示,无论在什么平台上,都有必要发表虚假陈述。互联网是自由有序的。互联网团体成员利用互联网团体传播法律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所禁止的信息和规定,利用信息网络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谁负责组建这个小组?” “谁管理谁负责。”辽宁百联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孟玉平认为,对于集团所有者,他们必须对他们所建立的集团负责并履行其管理职责。在小组沟通和沟通时,所有成员都必须遵守法律法规。表达并共同维护网络空间的文明秩序。

受到不良言论侵犯最严重的是声誉权。如何惩罚和惩罚侵权行为没有相关规定。接受记者采访的28名员工没有“微信集团管理办法”和“微信群体违规指令”等规范。

郑红认为,微信群体属于自然人愿意自治的范畴,法律法规不会也不能制定更加精细的法规。有些企业可以很容易地建立一个工作组,但是他们在后期没有做好改进规章制度,导致频繁的纠纷。

对于微信群体引发的劳资纠纷,辽宁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王磊认为,微信工作组具有向群体所有成员开放的特点,可以进行公共交流筛选。因此,所有发言都应被视为“公开声明”。在谁负责和谁负责的原则下,企业有权管理,他们可以要求成员诚实守信,遵守法律,对发表虚假陈述的成员负责。 (本文部分采访了化名)

00: 12

来源:潍坊新闻广播

微信工作组“说错了”有多糟糕?看看这个大哥哥!

我认为这是微信工作组的几句话,但该公司起诉经济和声誉损失共计46万元。

8月16日,江汉得到了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知道他在获胜后获得了一丝安慰。

微信是人们日常交流的社交平台。许多雇主通过建立工作组来使用微信进行工作交流。但是,由于微信中的公共和私人混淆,经常发生劳资纠纷事件。

记者发现,员工并未将微信视为公开场合,发表负面评论,而且公司没有采用微信集团管理方法,并且经过多次不良后果处罚过度。

该集团表示“真相”已被索赔46万元人民币

江汉是大连一所驾驶学校的教练,并于2014年工作。为了方便学生接触,江汉成立了“姜车友会”微信群,共有38名成员。

今年3月,一名学生说他没有时间继续练习这辆车。他不想学习并询问他是否可以退还这笔费用。以前,由于驾驶学校系统的改革,学员不能训练大约一个星期。考虑到受训者只训练了两次,江汉认为他应该退还费用,他问驾驶学校领导,并在得到领导的同意后,江汉在车友会的微信群中发了一条消息:“驾驶学校有一个无法签署的协议。上面写的“个人原因”,但这是推动学校重组的原因,全额退款。“

江汉向记者解释说,签署本协议意味着受训人员承认他们因个人原因申请退款,因此无法获得所有退款,因此他们想提醒学生。出乎意料的是,这个提醒导致超过300名学生要求退款。驾驶学校起诉江汉解除《经营合作合同》,赔偿经济损失26万元,声誉损失20万元。

江汉在收到法院传票时非常惊讶。他认为其他学生需要退款,学校应按照诚实,守信,公平的原则签订合同,与自己无关。驾驶学校主张,由于江汉是公司员工,他应该遵守驾驶学校的规章制度。他对微信集团的评论不利于公司的业务形象,并造成了不良后果。他应该被解雇并赔偿驾驶学校的损失。

庭审结束后,法庭认为江汉没有发表煽动性言论,也没有证据支持失去驾校。至于超过300名学生的退款,由于他们自己的原因,他们辍学并与驾驶学校就学费达成协议。它不能证明退款与江汉的言论存在因果关系,也不能支持赔偿要求。

“发表虚假陈述并造成不良后果的员工应承担法律责任,轻微情况下的员工不得受到严厉处罚,甚至不予处罚。”审判此案的沉阳法官郑宏说。

郑红告诉记者,在他的工作中,他遇到了许多解雇“微信组织麻烦”的案件。

例如,喝酒后,一名员工在工作组中抱怨了几句话,同事和客户都看到了这一点。该公司认为它损害了公司的形象和声誉,并将其视为严重违规行为。 B员工对公司同事微信集团的人事主管表示不满,并以“降低人事监督员社会评价”为理由。 C员工在员工中发布不雅视频,并被公司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终止。

郑宏说,在听取微信集团工作纠纷的过程中,只能通过员工的讲话才能造成严重后果吗?是否应该在后果后直接受到处罚或解雇?员工的私人评论可以用作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证据吗?所有这些都需要进一步判断。

拥有最终决定权的“私人”或“公共言论”

记者随机采访了28名员工,每个员工都有一个以上的工作组。他们都认为微信集团是一个“私人”的社交工具,只有一定范围的人知道,而不是公开的,而“私人谈话”不应该被企业视为“舆论”。

但是,大多数企业并不这么认为。 “你在整个单位面前说话,如果你的行为不当,你不能让公司照顾你吗?”辽宁省某建筑公司人事部工作人员孟凤琴对此表示怀疑。

互联网集团创建者和管理者应当按照法律法规,用户协议和平台惯例履行集团管理职责,规范集团网络行为和信息发布,构建文明有序的网络集团空间。孟凤琴认为,工作组是企业工作的一部分,团队必须坚持“团体规则”。否则,团体所有者可以惩罚,惩罚自然是集团所有者的业务。

一些员工因不当“不满”而被解雇,法院认为该公司不构成非法移民。

信息。在老板了解之后,他以他的谣言严重违反公司的规章制度为理由而解雇了他。经过裁决和两次审判后,法院的最终判决不构成非法释放,不需要赔偿。法院认定他的做法违反了公司的声誉。

互联网是免费有序的

“避免不当,先制定规则。”辽宁青松律师事务所律师王金海表示,无论在什么平台上,都有必要发表虚假陈述。互联网是自由有序的。互联网团体成员利用互联网团体传播法律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所禁止的信息和规定,利用信息网络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谁负责组建这个小组?” “谁管理谁负责。”辽宁百联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孟玉平认为,对于集团所有者,他们必须对他们所建立的集团负责并履行其管理职责。在小组沟通和沟通时,所有成员都必须遵守法律法规。表达并共同维护网络空间的文明秩序。

受到不良言论侵犯最严重的是声誉权。如何惩罚和惩罚侵权行为没有相关规定。接受记者采访的28名员工没有“微信集团管理办法”和“微信群体违规指令”等规范。

郑红认为,微信群体属于自然人愿意自治的范畴,法律法规不会也不能制定更加精细的法规。有些企业可以很容易地建立一个工作组,但是他们在后期没有做好改进规章制度,导致频繁的纠纷。

对于微信群体引发的劳资纠纷,辽宁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王磊认为,微信工作组具有向群体所有成员开放的特点,可以进行公共交流筛选。因此,所有发言都应被视为“公开声明”。在谁负责和谁负责的原则下,企业有权管理,他们可以要求成员诚实守信,遵守法律,对发表虚假陈述的成员负责。 (本文部分采访了化名)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江汉

郑红

驾驶学校

微信群

工作组

阅读()

http://printin.com.cn